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河北固安县行凶案嫌疑人缘何如此猖狂

时间:2020/11/9 12:13:14 点击:49

  (本网河北讯)近日,河北省固安县宫村镇群众读者张洪涛来信反映:张洪涛因琐事与本村恶霸贺康发生口角,贺康父亲贺建华依仗其两名亲属在该县机关工作的权势,有持无恐,手持牛耳尖刀和其儿子贺康一起对张洪涛进行砍

杀、捅刺,造成张洪涛重伤二级的人身损害。事情发生后,贺建华、贺康父子畏罪潜逃,其在机关工作的亲属及该村党支部书记胡圣明积极进行行贿运作,为刑事侦查设置障碍,以减轻贺建华、贺康父子的罪责。2019年5月7日,贺建华、贺康父子被河北省固安县刑侦大队采取了强制措施。时至今日,张洪涛被故意伤害案没被宣判,也没对其身体的损伤进行赔偿,贺建华多次口吐狂言说:自己在机关工作的亲戚正在帮自己在公、检、法运作打点,张洪涛别想拿到一文的赔偿,自己也判不了几天刑。

固安县宫村镇东徐一村村民贺建华持刀行凶后毫无悔改之意,罪恶的灵魂滑向更深的深渊,将大量的资金用在打通关系、送礼、行贿上以希望减轻自己的罪责,也不愿对受

害人进行赔偿。由此本网工作人员前往河北省固安县宫村镇进行调查了解。

固安县,地处华北平原北部,京津保三角腹地,全县幅员面积696平方公里,辖9个乡镇、1个省级园区,耕地65万亩,人口52万,宫村镇位于固安县境西北部,白沟河东岸,北隔永定河与北京市相望,辖43个行政村,农业主要分为传统作物和蔬菜种植。

在宫村镇,本网工作人员见到了群众读者张洪涛及其家人,张洪涛身材高大,走路一瘸一拐,似不敢用力,需其家人搀扶才敢走动。据群众读者反映:

2018年9月4日20时左右,固安县宫村镇东徐一村村民张洪涛驾驶一辆商务车与该村村民贺康驾驶的轿车相遇,因错车发生口角,后在该村村民段某、张某的劝说下各自离开。

由此,贺康怀恨在心,回到家中向其父亲贺建华添油加醋述说一番,贺建华听后勃然大怒,自己亲属一个在县机关担任要职、一个任本村党支部书记,谁敢惹自己,一个张洪涛竟敢"别"自家车的道?非砍死他不可!于是,贺建华拿出私藏的利刃牛耳尖刀,擦巴了擦巴提在手中,让贺康驾驶轿车一同寻找张洪涛。在固安县宫村镇东徐一村村南科技大道十字路口发现了张洪涛,贺建华手持利刃,贺康尾随在后,悄悄来到张洪涛的车旁,趁其下车的时机贺建华用手中的牛耳尖刀对张洪涛连砍带捅,张洪涛左面部、背部被砍刺出现数道伤口,鲜血直流,张洪涛遭遇袭击身受重伤,反应过来马上逃跑,贺建华手持利刃,贺康尾随在后追赶,张洪涛跑了十几米鲜血流失太多体力不支一下摔倒在地,贺建华、贺康奔上去,贺康按住张洪涛,贺建华一手抓住张洪涛脚脖子,另一手持刀对张宏涛小腿部就是一通乱捅,因用力过猛,刀尖断在张洪涛腿内,张洪涛一下疼的昏死过去。

悠悠中醒来,躺在地上的张洪涛看到狰狞面目的贺建华正在用树叶擦拭滴血的断刀,一面说:我亲属在公安局担任领导,我会怕你!捅死你也白捅死,我也住不了监。因流血太多,张洪涛血压不断在下降,终于昏迷过去了。

行凶伤人后,贺建华、贺康马上进行了潜逃,宫村镇东徐一村党支部书记胡圣明身为党的基层干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将犯罪嫌疑人贺建华、贺康藏在其家中进行窝藏,公安局办案干警组织进行抓捕了几次都扑空了,贺建华在公安局中的亲属是否进行了通风报信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样,将近8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将贺建华、贺康抓捕归案,2019年5月7日9时,固安县刑警大队干警将凶手贺建华、贺康拘传抓捕。

身陷牢笼的贺建华依然猖狂,丝毫没有悔悟表现,通过其亲属胡圣明在村中散布狂言:我贺建华上面有人,用刀捅张洪涛也是白捅,我也住不了几天,一文钱也不会赔偿他,我宁可将钱花在司法部门也不会给张洪涛,我有关系,看他有什么办法!

在贺建华故意伤害案侦查、审理阶段,贺建华在机关工作的亲属果然不遗余力,用其权势及本身掌握的刑侦知识,指导贺建华进行反侦查活动,以减轻贺建华、贺康父子故意伤害罪行的责任。宫村镇东徐一村党支部书记胡圣明身为党的基层干部,不但不进行化解矛盾多做工作,维护法律的尊严,而是多次对固安县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段某、固安县人民法院办案法官进行金钱贿赂,用以减轻犯罪嫌疑人贺建华、贺康的罪责,并且在社会上对行贿的事实进行大肆宣扬,虽然法庭还没有进行判决,但胡圣明党支部书记"手眼通天"已经知道了判决结果!东徐一村党支部书记胡圣明贿赂党的干部,并在社会上毫无顾忌进行宣扬,严重败坏我党形象。

2020年11月1日,张洪涛向固安县人民法院递交一份《关于贺建华、贺康父子构不成自首的意见书》,该意见书列举大量事实证明贺建华、贺康父子行凶后潜逃,东躲西藏逃避法律责任,不进行认罪的事实。

如: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分别是2019年6月6日(以下简称"第一份")和2019年9月26日(以下简称"第二份"),第一份到案经过是由周渤和王天贺分别出具,并加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公章,载明的内容是"经依法传唤到案接受讯问",也就是说第一次的问话就是在公安机关已经掌握罪行的情况下,对嫌疑人的讯问,不构成自首。

而第二份到案经过是由魏鑫、周渤分别出具,同样加盖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公章,载明的内容是主动投案,也就是构成了自首。

这就让人十分疑惑,同样的机关同样的干警出具的到案经过,为什么载明内容前后截然不同呢?这是否就是贺建华向外宣称其亲戚活动运作的结果?通过人为操作干扰司法公正,以达到减轻贺建华、贺康罪责的结果? 显然主动到案的说明是与事实不一致的,因为除了两份到案经过以外,卷宗中还附了两份传唤证,传唤证中载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案可以拘传",证明贺建华、贺康父子是在2019年5月7日经公安机关传唤到案的,不存在主动投案的事实。虽然在他们的笔录中说了是投案,但是这与传唤证(书证)记载内容相违背。而传唤证又与第一份到案经过一致,说明第二份到案经过是在退侦期间为了给二被告人制造自首情节虚假出具的,不能据此认定二人有主动投案的事实。

本网工作人员在深入群众中调查发现,贺建华发生行凶事件不是偶然的,其早年担任宫村镇东徐一村村会计期间就很暴戾,曾私自砍伐村集体梨园,霸占该土地为自己建房,村民们敢怒不敢言。

2018年8月,在贺建华父子行凶的前一个月,暴戾的贺建华依仗亲属的权势,将同村村民赵某勇脸部重重打了两记耳光。赵某勇迫于其淫威,敢怒不敢言,这无疑助长了贺建华父子更加猖狂的气焰,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贺建华、贺康父子行凶的严重事件!

是谁在背后充当的保护伞?是谁在干扰刑事侦查?是谁在干扰司法公正?是谁在背后替贺建华在运作逃避打击?是谁真正害了贺建华父子?实在值得广大人民深思!

贺建华父子故意伤害案不日就要宣判,司法是否公正?正义是否能战胜邪恶?这个答案就由固安县人民法院法官来揭晓了!

在我党、全国人民大力反腐倡廉、打击贪污腐败、扫除黑恶势力的今天,固安县人民法院正义法官一定会向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广大人民群众和媒体朋友都在拭目以待!

来源:https://www.sohu.com/a/430516465_120337885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湖南新闻网(www.loveyou7.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湖南省通管局

  • 湖南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